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面值100元的手机充值卡为啥有人愿意花110元购买?

编辑:admin 日期:2021-06-14 14:26 分类:高手解玄机苯苯社区 点击:
简介:一张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以110元的价格购入,然后还能从售卖人那里拿到110元的本金和5元的返现,这样亏本的买卖令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2017年1至7月,江苏省宿迁市公安机关通过对一起以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为媒介的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的侦查,发现手机

  一张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以110元的价格购入,然后还能从售卖人那里拿到110元的本金和5元的返现,这样亏本的买卖令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2017年1至7月,江苏省宿迁市公安机关通过对一起以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为媒介的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的侦查,发现手机充值卡所涉及的上游销售商、下游寄售商、耗卡商均有涉案嫌疑。

  通过层层排查和发掘,一个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的电信诈骗网络被一举捣毁,通过网络兼职刷单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也逐步浮出水面。

  “淘宝会员您好!新开旗舰商城,为提高销量急需兼职刷单人员,一任务一结,无需押金,联系,退订回T。”

  2017年1月14日,江苏省宿迁泗洪县居民孟先生收到一条留有QQ号的网络兼职刷单短息,经联系,对方称为商家刷信誉。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孟先生向对方提供了姓名、邮箱、支付宝等信息,后根据对方要求,到其指定的长沙任信网络公司所属的任信数卡商城,以110元价格购买了一张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并将订单号及付款截图发给对方,对方返回本金和佣金共计115元。

  拿到第一笔返现,孟先生没有再迟疑。随后,根据对方要求,他在任信数卡商城上以同样的价格购买了4840元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但对方收到订单号及付款截图后不再返现,卡密亦被消耗。

  据孟先生回忆,第二次购买,对方向他推送了三单,第一单要买8张卡、第二单要买9张卡,轮到第三单,一下子要买27张卡,而且对方告诉他只有一次性完成三单,才能拿到本金和佣金。

  一切按照对方的要求操作,孟先生未尝如愿。对方解释:“第三单任务单子是有提示的,您已经完成第三单第一次,完成剩余的两次完成整单任务返款本金和佣金。”

  “我感觉像掉进了一个坑里,而且这个坑越变越大。”到此,孟先生如梦方醒,发现自己可能被骗,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冷静下来的孟先生翻看聊天记录,发现处处有骗子设下的圈套。譬如骗子以客服名义发来信息“以下是为您抢单详情:分别为 ‘27-60-’件供您选择,由于您是新客户,系统将为您匹配最低的任务数据”。经公安机关侦查发现,因受第三方交易平台的限制, 单笔交易金额一般不超过3000元,所以一次性购买27张卡,已经是骗子设定的上限。

  犯罪嫌疑人詹某程,是一名键盘手,他主要负责冒充客服人员。据其交待,网络兼职刷单诈骗,其实就是通过群发诈骗短信、介绍利润骗取信任,单笔交易返现引诱上钩,逐步增加任务再拒绝返款,最终视线骗取欠款的目的。

  詹某程之前在福建安溪做茶叶生意,去年底接触到网络兼职刷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越陷越深。“不用投一分钱,上下游都提供了渠道,很容易上手。”詹某程 所提到的上下游渠道,分别是上游销售商和下游寄卖商,它们一般都依法注册成立,以公司名义对外和参与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的买卖。

  长沙任信网络公司所属的任信数卡商城,是一家手机充值卡上游销售商。当初在键盘手的诱导下,孟先生正是从这家商城先后购买了4840元的手机充值卡和卡密。据了解,该公司2016年注册,在大多数时间里,注册人姜某强,既是公司法人,也是公司唯一的一名员工。

  在整个诈骗过程中,姜某强以103元或105元不等的价格,从一家名叫湖南傲付公司那里购入手机充值卡和卡密,然后再以108元或110元不等的价格,在明知只有搞刷单诈骗的嫌疑人才会购买的情况下,通过网络推广进行对外售卖。

  而詹某程等刷单诈骗嫌疑人之所有得手,正是利用了任信数卡商城故意留下的漏洞,在骗取受害人发来的卡号和卡密的截图后,成功把卡号和卡密“悄无声息”地卖给了下游寄卖商。

  公安机关通过对案件脉络梳理发现,下游寄卖商有两家公司,一家名叫北京酷游公司,一家名叫厦门极富网络公司。与上游销售商如出一辙,两家公司也都依法注册成立,公司成员基本上也是法人一个人。

  王某保是厦门极富网络公司的法人,去年下半年获悉有人在做网上兼职刷单诈骗且骗取的手机充值卡卡密急于出手变现,他便注册了厦门极富网络公司,分别以 96元、97元、97.5元的低价专门回收诈骗所得的100元面值的电信、联通、移动手机充值卡,然后再转手卖给末端的消耗商。

  宿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徐同凯参与侦办此案,他告诉记者,刷单诈骗类案犯罪链条较长,其上下游的手机充值点卡销售商、寄售商等又属于辨识难度较大的灰色产业地带,以传统手段很难对其进行依法打击。

  记者在登录任信数卡商城的网页时发现,其平台接受订单、收款、发货均有电脑系统自动完成,并且在主页居然还有“所有兼职刷单均是诈骗,谨防上当”的所谓声明。

  江苏省宿迁市刑警支队一大队教导员夏学建告诉记者,参与网络兼职刷单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强,作案后很快地能够销声匿迹。

  孟先生透露,等他回过神来,对所购的卡号和卡密进行充值时,他发现充值卡已经被消耗。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原来所谓的客服人员,即键盘手已经把受害人截图 来的卡号和卡密卖给了下游寄卖商,且下游寄卖商也已依靠末端消耗商提供的API接口自动秒传数据,在2分钟的时间内通过充值将卡密消耗。

  经了解,江苏欧飞公司从事手机充值卡业务共两个部门,一是“卡事业部”,共4名员工,负责从酷游、极富等公司回收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二是“采购部”,负责从三大运营商及其代理商处购买手机充卡数字卡密存入公司电子卡库。

  正常情况下,江苏欧飞公司为微信、支付宝等电商提供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时,主要是通过三大运营商为其提供的在线直冲API接口实现,月末、月初充值高峰期间,三大运营商服务器响应速度较慢,为确保充值质量,系统才会调用卡库里的卡密为客户充值。

  但是,专案组在详细分析欧飞公司数据发现,卡事业部回收酷游、极富等公司100元面值卡密的价格为,电信97.5元、联通98.2元、移动98.6元,而采购部通过正规途径采购的价格多在99.5元以上,少部分低价卡亦在99.2元以上。

  同时,采购部所购手机充值卡密从入库到消耗,除月末月初外,至少需要10天以上,而卡事业部回收的手机充值卡密不入卡库,且从回收到消耗至多2分钟。

  而正是这两处疑点帮助办案人员撬开了此案侦破的大门。面对证据,江苏欧飞公司不得不承认,其参与网络兼职兼职诈骗的犯罪事实。

  至此,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手机充值卡在线销售商、诈骗键盘手、手机充值卡在线”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相互勾结、共同作案的一个特大刷单诈骗犯罪网络在人们面前揭开了神秘面纱。